本子身

混乱邪恶杂食啥都行

和平线通关
真的是所有人都太好了
我永远不会走屠杀线
永远

千柠薄荷苏打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

今天的你写日记了吗(3)





唔哦哦就是久违的更新啊!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人会看不过我写的还是挺开心的啊。
这篇文里面三个cp
暗香(男)×少林(成男)
华山(女)×暗香(女)
武当(男)×华山(男)
目前公布了名字的只有宁葵和丹霖
还有木师姐和另外一个华山的小姐姐
估计下一篇就不是小宁葵视角了
会换成丹霖视角
开始啦




























出谷第三天小记:
今天是出谷的第三天
我正式开始了打工的日子。
我不禁感叹人世险恶,这才出谷的第三天我就要沦为他人工具了(我觉得没什么不对)。
打工的地方是那个和尚介绍给我的,在茶馆,每天的任务就是捧场。
就是在别人答题的时候瞎起哄,说说错误答案或者是感叹题难什么的。
这个工作一周给六十个铜钱,有没有加成全看说书人的心情。一开始我觉得还好,后来那个和尚告诉了我他那串珠子的钱。
是时候多打几份工了。
丹霖说他那串珠子是在一个世外高人那里买的,不算开光的钱,一共八十个元宝。
一个元宝一百个银票,一万个铜钱。
我要赚的铜钱八后面跟了五个零。
我已经不敢细想要干多少年了,以至于在听到价位的瞬间,我就已经做好了死在茶馆的心理准备。
对不起,暗香师姐们,兰花先生,小师弟不孝,再也见不到你们了😢。
想是这么想,我在茶馆里还是很开心的,能遇到不同的人。今天第一天,业务还不是很熟练,不过还是被心大的客官给了一两个小费。
这样下来,我一周就能多赚点钱了。
不过还是有好心人帮我介绍了其他的工作。
一个华山的姐姐告诉我,实在想要钱的话,可以去点香阁。
所以下午我跟茶博士请了个假,去了梁妈妈那。她看到我好像很开心,一个劲的把我往里招呼。
可是我说明了来意后,她的眼神突然就变得挑剔起来。
“这位爷啊,我们点香阁里的,除了那位姓蔡的,个个都是整个金陵万里挑一的美人,您这细皮嫩肉虽说看上去也不错,就是啊…啧啧啧…”
以上是她的原话。
得亏我从小长在暗香,除了暗杀第二会的,就是打扮了。
从小看着一帮又一帮的师姐在我面前抹着胭脂水粉,一个一个用涂了丹蔻的指甲往我脸上招呼,不会点都不行。
听我介绍完自己之后,她立刻就笑个不停,带着刺鼻的香风往我身上靠,摊开她手里的卷轴。,里面写的是这些天里花了大手笔来点香阁的人,一边给我指一边笑着介绍这里有多赚钱,说我在这里工作一定会飞黄腾达,就差把我捧到钱堆子里去了。
说实话,看着排行榜上那一个个名字后面跟出去的钱数,我也是很震惊的,没想到真的有人土豪到了这种地步,师姐说的挥金如土是真的如土一般的就撒出去了。
就在我正想着要不要把卖艺改成卖身的时候,我又看见了和尚。
丹霖这回是真的把斗笠都摘了,那双漂亮的猩红双眼在黄昏的照耀下熠熠生辉,不经意之间指不定就能勾走哪个女儿家的魂魄。
他好像是喝了点小酒,浑身散发着魅力,还在走来的路上就有一堆莺莺燕燕冲着他去了,一瞬间他像是扎进了女人堆里,这让我想起了以前在暗香谷的日子,连梁妈妈眼睛都忍不住亮了起来。
我的脸又烫起来了,头好像也有点迷糊,满脑子都是那个和尚昨天摸我手的感觉。
于是我匆匆忙忙向梁妈妈说明了一下情况,转头就向客栈的方向跑。
~~~~
现在是出谷第三天的晚上。
我刚刚去接了个悬赏,是个罕见的级别不高的华山。我刚查过他的信息,发现他就在江南。
这个机会我觉得好极了,今天白天泡在茶馆里工作,下午根梁妈妈交涉完就去继续刷经验,一天下来竟然提升了二十多级。虽说有点冒险吧,但是我们可以隐身,想必他级别不高血也不会很厚,大不了砍完就跑。
马上时间就要到了,我准备一下。
~~~~
唔……现在,现在是第三天的深夜。
失策了,没想到那个华山不简单,我就说级别那么低还被挂了悬赏怎么还敢出来招摇着走,原来是个套。
他身边那个武当级别很高,就算我隐身了也是用药挂着才跑出来的,哪有人被杀的只剩血皮才叫相好来解决,谁知道会在刺杀马上就成功的时候来这么一出啊。
这还不是最可气的,后来我去查了一下,那个悬赏华山的人就是那个帮他打我的武当。人间险恶。
不过后来那个武当也没继续追我了,不知道为什么,他本来可以直接把我送去复活点的,好像是突然就停了,不过我当时光顾着逃命了,没仔细往后看。
早知道就回一下头了。
不过这个地方是不能住了,但是钱怎么还?
……

注:明天记得找丹霖。
又注:明天记得买膏药,昨天摔一下腰疼。


给师姐们的信:
师姐们好,我最近可能都不回暗香了,帮我向关师叔和兰花先生请安,师姐们信上提过的赚钱方法我会去试试的,木师姐提到的那位姐姐我觉得还是不要去找了毕竟给人家添麻烦了。师弟马上就要到五十级了,希望能在到八十级前赚到足够的钱。

宁葵


师姐们的回信:
小师弟怎么了啊啊啊是不是被人欺负了!!
没关系你木师姐给你找了个师姐认识的女孩子,你要是有什么事紧急可以找她接济一下。
赚钱?可以去卖药啊、鱼啊、还有各种生活装备,千万不要去那些无良商家的地方!
师姐们等你回来!

TBC

【少暗向】今天的你写日记了吗?(2)

没想到我竟然真的写后续了
我第一篇出后续了的坑
希望后天也能坚持写
大概隔一天更一章吧
主cp少林×暗香
食用愉快
这一章少林戏份较多
以后会更多
























出谷第二天小记


今天是出谷的第二天,风和日丽,万里无云。雨后的江南的风景比我想象中的还好看,早上收到香帅的信,在茶馆认识了苏小姐。
唔……苏小姐是个温柔的大美人,在某些方面和关先生有点像。我陪她聊了会天,竟然又看到那个和尚了,我记得掌门在给我讲故事的时候说过和尚都是秃子啊,这个却不是。不仅不秃,头发看上去还又黑又亮。
谁知道我这次偷看又被他发现了,他眯着眼睛看了我一会。看得我有点发憷。不过很快他就笑了,我估计他应该是认出我了。他摘了头上的斗笠,额头上金色的一串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阳光的照耀下有点反光,一双有点邪气的红眼睛像两颗宝石一样,看着可好看了。
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的脸上有点热。
我看着他向我摆手我也没敢过去,匆忙跟苏小姐道了歉,跳上屋顶红着脸就跑了。
师姐说的对,少林果然都是好人。因为我记得曾经有个华山的姑娘来我们这,跟我说过。
长得好看的一般都是好人。


江南的天气说变就变,上午我看见和尚那会还是大晴天,下午就开始下小雨了。不过还好上午我把该干的都干了,升上了二十级。
雨中的江南也像画一样。我从小在暗香长大,第一次见到这种朦胧的美,果然听木师姐(猫眼师姐)的话先来江南是对的。我在那时本来以为能度过一个美好的下午。赏赏景,坐在客栈屋子里邻着湖的窗子旁,一边吃蟹黄包一边看湖上美景。
谁知道在回客栈的路上,我竟然又看到了那个和尚。
他重新带上了斗笠,一头黑发有点卷的披在肩上,那双红眸子和额头上的金色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被挡住了,少了几分邪性。
我不想和他撞上,他早上那个笑好像还印在我脑子里,不只是当时,就是现在想起来脸上还是热热的。
于是我很机智的运用了轻功,跳到了街边的楼上。我想的有点好,以他被斗笠挡了眼睛就看不见我了。
谁知道我刚上了旁边三层小楼的顶,他就出现在我身后了。
“贫道又不是什么妖僧,小施主为何看见就要跑?”
这是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说这话的时候我清楚的记得他抬起了斗笠,用一种戏谑的眼光看着我。
我感觉我那时候一定脸红了。
“贫僧名为丹霖,小施主若是不嫌弃叫我一声哥哥也可,”他掐了掐我的脸,凑近了我的耳边,笑意更浓了。“看小施主这细皮嫩肉的样子,想必年歲肯定也不会大。”
就在那一瞬间我感觉耳根子都要烧起来了,几乎是在打开他的手的的同时运起了轻功,跳到了旁边的楼上。
耳边被风声和雨声灌满,最后终于停在湖边的一间小人家的房檐上,看着近在咫尺的客栈,我急忙卸下了轻功,三步并做两步就想跑下去。
手被拉住了。
那和尚,不,丹霖抓住了我,另一只手扶了扶险些掉下去的斗笠,我才发现,和其他和尚不同。别的和尚胸前或是手上都带着檀木的念珠,他却是戴着一串青色的小珠子,挂着雨水,仿佛闪着幽幽的荧光。
听木师姐说那些东西都很贵,所以我看了两眼就重新把重点放回了他抓着我的手上。
一瞬间,我觉得我是师姐的话本子里说的那一棵白菜。
而丹霖则是一头猪。
摇了摇头驱赶了不切实际的幻想,我奇怪的看着他,这个和尚追了我这么多栋楼,不会就是为了摸我的手吧?如果真是这样,他早说,我给他摸不就好了,反正都是男人,手也没什么好摸的。
很快,我就后悔了。
他用大拇指在我的掌心缓缓的搓动,随后到了手腕上,摩擦带来了一种酥痒像电流一样逼到了脊椎上,我不禁腰有点软。
我想挣开他的手,却没想到脚下一个打滑,从屋顶上滑了下去,不偏不倚的手一把握住旁边丹霖脖子上的那一串即使是在雨中也泛着光的青色珠子,只听啪的一声。
那一串珠子断了。
我当时还没太反应过来,觉得手上一松,屁股一痛,再看丹霖就只能抬头了。
听见四周清脆的噼里啪啦的声音混着雨声,我有点懵,当时我还想着不会是下冰雹了吧。
不过现在写的时候才发现,那就是我铜钱流出去的声音。

给师姐的信:

师姐们好
十分抱歉我可能有些事要麻烦师姐们了,近期我可能不会回宗门看看了,还有就是如果师姐有什么能快速弄到钱的方法。
请务必引荐给我!
今天升到二十级了
江南的蟹黄包子超——好吃

宁葵





师姐们上一封信的回信:

小师弟!!
衣服少不要紧,记得带围巾挡脸就行。
少林的也不是全都没头发,不过他们人是不错,记住不要太过于亲近就行。
什么!?他捏你脸!?离他远点离他远点…
祝你早日升上二十级,关先生会给你寄奖励的哟~还有师姐们的心意~
暗香的师姐们

补完宝石之国漫画的碎碎念



















所以说法斯这一下真是太狠了啊…
把大家重要的东西都带走了
带走了金红石的帕帕拉恰
带走了波尔茨的黛雅
带走了吉鲁空的耶尔洛
带走了紫水晶33得84
带走了摩根的透
.
.
.
.
.
.
感觉除了单纯有点不明不白跟过去的透,其他人都是自愿的(这才是虐点啊……
黛雅想到一个没有波尔茨的地方
帕帕拉恰不想自己成为露琪尔的负担
耶尔洛觉得自己对不起前辈们
84因为33觉得让33去月球太可怜了所以选择了自己去
蓝锥矿因为兴趣
.
.
.
.
.
.
这么一看被骗去的黑水晶和不明不白的透……
最后法斯和辰砂的对话也是……

“这次我们一起去吧。”
“还有钻石黄钻其他人也一起。”

“这样的话老师也太可怜了”
“我不会去的。”

“怎么可能?!”
.
.
.
“月球也没那么不好”
“我都去过了”

“受到那些月人欣赏的你”
“不可能了解独自一人的心情”

“黎明前我就得回月球”
“若是月球能抑制你身上的毒素”
“也不去?”

“不去”

希望最后市川春子老师能给宝石之国一个完美的结局吧
这真的是我看过的最揪心激动的一部漫画了
没有之一

【少暗向】今天的你写日记了吗?(1)

主cp少林×暗香 少暗
来自暗香女弟子的哭嚎(我们暗香的男孩子怎么都那么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嗷嗷嗷嗷嗷嗷嗷嗷(;´༎ຶД༎ຶ`))
暗香真的存在感太~低~了~
第一篇少林出场较少但是依旧打了tag不要嫌弃
go↓



出谷第一天小记:

今天就要出谷了,我想写点什么东西来纪念一下。顺便感慨感慨在以前暗香生活的日子。
我叫宁葵,是一名暗香弟子。
男弟子。
生活在暗香这样一个女多男少的地方,刚入谷的时后我常常为自己的未来担忧,因为在我还小的时候就听过在暗香男弟子不如兔子的故事。
但是真正来了这里我才发现并没有。
至少关先生和兰花先生都是很好的人。
各位师姐也很好,就算一个个都不苟言笑,不过对待同门还是很友好的。
除了会让我穿跟她们一个样式的衣服、跟她们一起化妆以外,也没干出什么别的事,就是平时走在宗门里遇到认识的会叫我小兔子,好像是因为我小时候瘦不拉几的头发还长,整个人一窝只能看见头发,看着特别像一只只有毛没有肉的兔子。
生活在这样一个和谐(?)的宗门,我也是很满足的,关先生告诉我我是因为从小家里没钱被卖到了暗香,我的第一顿饱饭就是在暗香吃的。不得不说,暗香的伙食还不错。
但是,暗香弟子熟了是要出去的。这就是我此行的目的。
暗香算是个隐藏的较深的宗门(一般人找不到的那种),可是同样也奉行着大隐隐于市的作风。我曾经看到过一届一届的师姐出门游历,现在轮到我了,心里有点小激动。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出谷的时候关先生给我的衣服跟那些师姐们穿的挺像的。
临出谷之前,被宁宁师姐和蔓薇师姐虎摸了几下,有点疼。还遇上了另一个好看的师姐,生着猫儿般的眼睛和和我很像的浅色眸子,看见了我之后突然就缠了上来。
我本来以为她只是恰巧往这边走,本着不挡师姐的路的理念准备一个轻功跳出去,谁知道她先我一步,硬是把我从半空给拉了下来。
我有点愣愣的看着她。
那猫儿眼的师姐娇嗔的瞪了我一眼,浅色的眸子里净是些我看不懂的东西,好像是要和我说话,清了清嗓子摆出一副严肃的样子。
不过很快我就发现了,不只是她眼睛里的情绪我没看懂,她说的话我也没怎么听懂。

小兔子啊,师姐这次回来,难得碰上一个刚要出门历练的男弟子,就当给师姐解个闷,跟你说说外头的事,也让你出去之后长点心眼。
我听着点点头,师姐说的话是要认真记的,毕竟是在外独自闯荡到八十多级的人。于是我乖乖坐下听她说了将近一个时辰,期间师姐几次摸我头捏我脸我都没在意,好歹大部分重要的内容都被我摘出来了。
如果有华山派的弟子来找你,千万不要借钱给他。没事也千万不要随便上华山,除非你有一身正气。
云梦的姑娘不要相信她们的外表,因为你不知道内里是个输出还是个奶妈,是个姑娘还是个妖。看着温柔说不定华山那边见就能锤爆你的脑袋。
武当的汉子理一理是可以的,但是如果在点香阁管事那里碰到一大堆武当弟子也不要吃惊。沐浴的时候在一帮女弟子里看见几个也不要吃惊。
点香阁里千万不要点一个姓蔡的。
云梦的池子是大家的池子,去了以后钓钓鱼就好了,遇到武当华山弟子就当没看见,眼睛会瞎。
少林……少林都是武僧,千万别相信他们淳朴的外表。去了少林千万别好心的去跟扫地僧搭话。
我煞有介事的记下了,在师姐那我依旧看不懂的眼神的注视下,出谷了。
现在是我出发的第一天,我坐在江南的客栈里,拿着师姐给我的小本,写着这篇小记。一会还得写给师姐们的信,这是那个猫儿眼的师姐特地嘱咐的。希望明天能升到二十级。

以下是给暗香师姐们的信:
师姐们好:
出谷的第一天很顺利。
关先生给我的衣服布料有点少,露的有点多,走在路上有点冷,我好像感冒了。
点香阁今天香帅带我去了,我看到那个“蔡师兄”了,我很听师姐的话没去多看,不过那边聚集的武当弟子真的好多啊。
今天在街上走的时候看到一个少林的弟子,多看了两眼,师姐不是说少林的都没有头发吗…结果偷看被那个少林的看到了。笑着摸了摸我的脑袋还捏了捏我的脸。
其实我觉得少林的人挺好的啊,真的挺好的…

宁葵




TBC

「夏莲姐妹向」拜托了,谢谢你,再见

紧急短短短短篇
回顾了一下第十册,姐妹太tm好吃了
脑子一热的产物,主要还是希望两个人能好好生活吧,轻松一点
逻辑死光 ooc一堆(文笔也不咋地)
文中的所有“夏莲”都是指两个人
文中的“我”是个臆想人物,可以看做是把她们带过来的人
ok?

⬇️







那天我在街上漫步的时候,偶然碰见了旧友。


她坐在街角一家咖啡厅里,剪了头发,穿着白色的套裙,干净而又美好,一如我们刚见面那时。比起教师,她更像个学生。
于是我毫不犹豫的走进这家咖啡厅,随手要了杯摩卡,走到她对面坐下。我刚坐下的时候,她还没反应过来。
“白莲,又见面啦。”我看见那双漂亮的眼睛闪过一丝疑惑,随后漾起微笑。
“好巧,是你啊。”肯定句。这代表了她想起了我是谁,于是我也回报了她一个微笑。
“你怎么会在这?我记得你当初选了较远的地方啊?”她收起桌上摊开的笔记本,右手撑着下巴,颇具趣味的看着我。
“嗨,这不是回来看看嘛,顺便找个人。”我抿了一口咖啡,长吁了一口气。
我们两个像普通的再会的老朋友一样闲聊起来,聊聊这些年的经历,挫折,成功。这个世界不比从前,即使是曾经的人形自走百科全书也需要不短的时间来适应。
在我们闲聊的近一个小时里,她不断提到了她的妹妹,这让我想起了她们刚来到这边的时候。
“既然从那边脱离了,那也不能用夏莲这个名字来称呼两个人了。”
“不如就用那时候起的吧...我是白莲,你是红莲好了。”那双睿智的眼睛饱含温柔,倒映着那个人的身影。
然后那个人的回话我记不清了,两道清列的嗓音仿佛在我耳边交织着,总算摘出了有用的信息。
“红莲啊...她最近又跟我闹别扭了,干脆就不见了,这次我也是出来找她的。”我回神时听见了白莲这句话,身为十影王和真理守护者的她很少会露出这样迷茫的神色。红莲这样不打招呼的消失让她有一种缺失了一半灵魂的感觉。焦躁不安的将她杯子里的红茶一饮而尽,却不小心呛了一口,棕红色的液体溅到了手上、衣服上。一向矜持优雅的她很少这么失态,我赶紧拿了纸给她,看她咳得自顾不暇,准备帮她擦擦手。
我的手还没碰到她,就被旁边的落地玻璃窗传来巨响打断了,连咳嗦不止的白莲也被吸引了。
一张与白莲一模一样的脸出现在玻璃窗外,因为愤怒那张脸有点扭曲,刚才的巨响就是她拍玻璃传来的。此刻她狠狠地盯着我,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场。
白莲和我都怔住了,她比我先反应过来,匆忙擦了擦手,向外跑去,我也紧随其后,生怕生气了的红莲干出什么事来。
两个少女紧紧的抱在一起,这就是我跑出去后看到的画面。
比起白莲,红莲更显得稚气未脱。她也剪头发了,身上穿着大红色的连衣裙。一瞬间,我好像真的看见了两朵亭亭玉立的莲花交缠在一起。
我也不好打扰,就静静地站在一边,期间接受了好几个来自红莲的眼刀。她用看待我截然不同的温柔眼神看着白莲,而蕴藏在温柔之下的,却是几乎病态的偏执。
曾经时之轮带给她的负面情绪并没有消失,那些隐藏在历史洪流中的情绪给她造成了根深蒂固的影响。我以为夏莲的能力足以解决它,但是好像并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红莲把这些偏执以一种极其巧妙的方式隐藏在了对白莲的依赖里,从而瞒过了姐姐的眼睛。
“喂……白莲……”我皱了皱眉,想提醒她点,却被红莲用眼神打断了。
不要多事。这是她眼神中传来的警告,但是白莲还是因为我叫了她的名字而回头看我了。
在看到白莲的眼神的那一刻,我突然就放心了。
“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姐妹俩以后别老吵架了。”对她报以一个微笑,我转身回了咖啡厅。
坐在椅子上看着夏莲离去的身影,我低头看了看白莲喝过的红茶底下压住的便签。忍不住苦笑出声。
夏莲本是一体的,直到那具炼金术的躯体诞生,直到来到了这个世界。
以前的被冰封和没被冰封的许多年,都是她们一起走过的。但夏莲身为生来便能通晓一切的存在,必定是孤独的。
于是她们只能依赖彼此。
说是红莲过分依赖白莲,可白莲又未尝不是呢?
临走前白莲的那个眼神,分明就是与红莲如出一辙。
这么一想,我突然也没那么纠结红莲的偏执了。
两个人的生活里早已缺不了彼此,倒不如就这样让她们交织着,反正姐姐总会也总能找到合适的方式来疏通妹妹的怨气。
结完账后走出咖啡厅,走了一段路后突然想起忘了拿白莲留下的纸条。那张小便签明明看一眼就可以扔了,我却执着于保留,于是只能再度返回。
回到咖啡厅里,我直直的走向那张落地窗边的小桌。说来也真是巧,我要是再晚一步,估计它就要被打扫的人收走了。服务员忙碌的收拾着,大幅度动作带出的气流把那张便签掀起来,让上面的字再一次映入我的眼中。
拜托了,谢谢你,再见。
再见,夏莲。我拿起便签,心中轻快的想到。












-End-

【赛姬】今天的书架少女依旧在等待与金色的邂逅




接原著十四本,脑洞开的很突然,所以就写出来了。
ooc
十三姬性格有掺私心。






十三姬觉得自己是书架妖精。
她坐在黑暗中,一根一根的数自己漂亮的银发,莫名其妙的这个念头就从心底冒了出来。
她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她在这个书架里待了不知道多少年。过去的记忆就像阿不思的黑袍子一样,松散又模糊。
她知道自己名叫十三姬,却想不起来家人的名字,她知道自己有只怪物叫九九,却不知道它是怎样来到自己身边的。
她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进来的,她的脚上少了一只木屐,身上穿着做工精致的和服(后面甚至还有假的尾巴!),盘着葫芦辫,拿着一把扇子,胸前啊,别着最贵重的东西。
红色的宝石胸针,后面印着她的名字。
她每天都很闲,待在黑暗中,身边飘浮着各种各样的书,她在这些书里穿梭,有时候会有人被吸进来,她就学着阿不思的样子把那些人甩出去,她可以清楚的看到书架和现实交界的夹缝,但是她却出不去。
她隐隐约约记得自己最开始好像试过出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成功,留下一个小小的裂缝,在一片漆黑里闪着微弱的光芒。
实在无聊的时候,她会去找阿不思,如果碰上阿不思在禅定,她就默默的走回来,让九九喷火给她看。
可是一旦阿不思没在禅定,她就能开心了。这个雕像一样的女孩子平日里戴着可怕的面具,而面具底下却是一张好看到过分的脸,她还有漂亮的长发。十三姬每次都会小心翼翼的摘下阿不思的面具,拿出黑袍子里的长发,一边编辫子玩,一边和阿不思聊天。
“阿不思,你说,咱们是什么呀。”
“在下…在下并不是很清楚这种事…”
“阿不思你长得真好看。”
“谢谢十三姬阁下,你也是一位大美人。”
“我每次都感觉阿不思你身上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呢,像是咱们两个以前就认识一样,你还记得你以前的事吗……”
“………”
十三姬记得她问出这个问题时,阿不思身体抖了一下,整个人散发出了巨大的悲哀。
当时十三姬没有多想,她飞快的给阿不思辫好鱼骨辫,从墙里走回了书架里,看着九九原地打转,嘴里还叼着她的红宝石胸针。
伸出一根手指戳在小狐狸的脑袋上,十三姬在心里叹气。
她刚在好想看到阿不思身上长虫子了…
还是甲虫,拿着剑和盾那种…
真不愧是阿不思,身上长虫子都那么厉害。
她不需要睡觉,不过如果真的累了可以躺下闭上眼睛,努力回想过去的事。可惜什么都想不起来。
只有一团灿金色。
嗯,总有一团灿金色,在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像是一束阳光,或是一个人的头发,又或者是一朵花。反正就是有那么一团,徘徊在她脑子里,久久不散。
那可能是我的爱人吧,十三姬这么在心里想着。爱人这个词是十三姬从阿不思口中听到的。那天她照例问阿不思一些她过去的事,阿不思随口甩给她一句,那是你的爱人吧。
爱人,爱人。十三姬把这个词放在心口反复咀嚼,甜蜜而又熟悉的感觉从胸口那颗胸针的位置流向四肢百骸。随之而来的是深深的无力感。
我连书架都出不去,去哪里找我的爱人呢?
这种无力感使十三姬的心口有点闷,她皱皱鼻子,捏了捏怀里九九的尾巴,尽量让自己放松下来。
一切的变故发生在阿不思离开那天。
那天她照例给女孩编辫辫子,阿不思的长发在她手里穿过,留下丝绸般的触感。不知道为什么,她想起了那天她在阿不思身上看到的虫子。
她正想着呢,一阵嗡嗡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像是昆虫振翅的声音。她看着眼前的阿不思好像很激动的站了起来,转身想要拉住她的手。就在这时,变故突生。
一道刺眼的白光出现在她眼前,像是划破黑夜的流星,转瞬即逝。
流星带走了阿不思,没带走她,她只能坐在黑暗里,手里还抓着一根阿不思的头发。
十三姬过了很久才能发出声音,她小小的,啜泣不止。
这片静寂的黑暗里,终究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
……
……
……
……
“怎么样,十三姬呢?!”
“十三姬阁下还在里面,门开的太快,只能等待时机。”
“那还得等到什么时候!我就知道不应该指望这堆贱民!”
“冷静,朔月,我们现在只能等。”
“早知道在骑士甲虫第一次飞出来的时候就该来找她们俩了!现在却只能看着……”
“狮子堂阁下,我也不觉得再等是一个好办法,十三姬阁下现在已经……意识……心……”
“那……………赛琳………去……………拉出来……”
有微弱的声音,通过那个小小的缝隙传达进来。
十三姬揉了揉发红的眼眶,听着缝隙外阿不思和其他人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模糊。
……
好冷啊,她十三姬这么想着,把自己蜷起来。自从阿不思走后,时间飞速流逝,缝隙开始越来越小,如今只剩下一个小光点,只有一根手指宽,散发着弱弱的光。九九也不再出现,只剩下她一个人。
十三姬别下别在胸口的胸针,紧紧的攥在手里。
她又忍不住想起那团金色。她自己天生体寒,身上总是冰凉。尤其是指尖。金色就像是一种意识,温暖她,支撑着她。
我的爱人啊,如果你真的存在,请让我见你一面吧。
怀抱着金色的期待,抬起被泪水沾湿的脸,静静地凝视着小小的光点。
神啊!求求你,如果我真的有爱人,请让我见她一面吧!
求求你!
请让我!见她一面吧……
衣着华丽的少女,跪在光点前,泪流满面。
……
一滴小小的水珠,穿过了光点漂浮在十三姬面前。
透过光,水珠里倒映出了一头耀眼的金发,少女凌厉的眼神,头上鲜红的兽角。
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指,点在了水珠上。
一阵天旋地转后,
她迎来了奇迹。










下面还有一点点:
关于故事背景的一些解释:
本文接的是第14本第五站的内容。原文是十三姬布布路以及阿不思被吸入书架和墙壁里,本文稍作修改:
阿不思十三姬和布布路依旧被吸进墙壁里,但是四不像虽然依旧意外劈中光石但是只是给书架和墙壁中的空间开了一个小小的裂缝,所以只有布布路一个人出来了。
光石给空间造成了破损,但是空间会自己修复(非常慢),而且由于光石造成的裂缝不够大,就导致入可以但是出要借助外力。
上文中十三姬和阿不思可以把人弄出去但是自己出不去是因为她们本身有些被空间“同化”了。
阿不思在“同化”下保持了理智是因为神智被体内的风神之力保护着,而十三姬没有。
所以她失去了记忆、和九九的心灵链接,这也就是为什么九九会迷糊的转圈甚至最后都不出现,也是十三姬产生“我可能是书架妖精”的原因。但是心里还保留着对赛琳娜的感情。
进入空间的人是被狮子堂等人派进来的,阿不思在外面留了骑士甲虫联络,最后朔月等人终于找到了方法救她们出来,但是却只救出了阿不思一个人。
十三姬没有想主动出来的念头,她被同化的太严重了,但是这次阿不思的离开给了她刺激,她也开始萌生一点想出去的念头了,并且越来越渴求记忆里的金色。
忘记说了,这篇文章还有一个前提,十三姬在被吸入空间之前和赛琳娜已经开始交往了。
空间的裂缝因为一个人出去的关系开始飞速修补,最后稳定在了一个手指宽的大小。
所以最后迫不得已精英队找来了赛琳娜等人,利用了阿不思口中十三姬对赛琳娜的感情,利用水精灵的力量把十三姬从空间中拉出来了。
而且空间里的时间流逝和外面不太一样,外面一小时相当于空间里一天。


后续(番外):
她记得自己被拉入了极其温暖的怀抱里,炽热的双手,隔着手套,将温度传入她的身上。
“没事了…没事了…”
我是在做梦吧……
“没事了…没事了十三姬,我来了。”
啊……
啊………
“没关系,不用怕了,我找到你了。”
我找到你了。
你找到我了。
天知道赛琳娜说出这句话用了多大的代价。
天知道十三姬为了这句话独自一人在黑暗中度过了多久。
终于,少女在她爱人的怀抱里嚎啕大哭。


-END-

#安雷安#小短篇 关于打哈欠的问题

记得曾经看过一个小条漫…忘了是哪对cp了(好像是太中?)就是用了打哈欠的梗

侵删




这是安迷修不知道第多少因为雷狮老是带人回家而跟他吵架了。

这是他们交往的第五年,如今都是成年人,安迷修不是不让他带人回家,而是因为雷狮实在是太吵了。每天大半夜就听见他们在那咋呼,连带着还未成年的高中生卡米尔一起,海盗团四个人简直把他和雷狮的家当聚集地。他忍了五年,期间和雷狮反映了无数次。不过今天他觉得终于该和雷狮来一次正经的谈话了。

“所以你这么叫本大爷起来干嘛…?”还没酒醒的海盗头子声音里带着明显的沙哑。准备睡觉但是却被吵起来,特别是在凌晨,这使他的心情有点烦躁。

“雷狮,我想我们应该好好谈谈了。”骑士站在沙发前,看着软成一滩摊坐在沙发上的雷狮,清了清嗓子。正准备说话,面前的雷狮打了个哈欠。

对,他打了个哈欠。眯起的紫色流晶般的眼睛里盈满了泪水,向猫科动物一样打哈欠微微伸出的软软的舌头。配合着此时摊在沙发上舒服的身型,看着让人一阵犯困。

没由来的,在安迷修没反应过来之前,他的身体已经快于思想,也打了一个哈欠。

打完哈欠的安迷修有点愣,睁开有点被泪水模糊的眼睛,看见的就是雷狮脸上戏谑的笑。

瞬间回魂,回想起来自己很严肃的要跟雷狮说事,刚才的哈欠使骑士的脸上有点烧红。再次清了清嗓子,让自己忘掉刚才有点失礼的举动,准备正式开始两个人的谈话。

“雷……!”话音未落,突然被拽进面前的人的怀里,闻着熟悉的味道,安迷修突然又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安迷修啊,本大爷累了,下次不带他们回来了,知道错了,是不是该睡觉了。”听着近在咫尺的道歉,沙哑性感的声音,安迷修感觉耳根一软,忍不住放松,困意也袭来,本来被雷狮他们吵熬到凌晨就让骑士的神经有点紧绷,如今放松下来,竟然也是开始犯困了。

“别在这睡,回床上,不然会着凉。”即使是困倦的骑士也要好好平稳睡觉,提醒完雷狮之后,他把自己的全身都托付给他,放任自己被有力的双臂抱起,走回卧室。

安迷修最后的记忆停留在他和雷狮在床上交换了一个带着微弱酒气地吻,随后脑袋里闪过一个念头,进入了一片黑甜的睡梦之中。

真是的,每次都用这招啊…

fin

给醉酒还不忘洗漱和哄媳妇的雷总打call

想…想吃Nutty和卡米尔的拉郎…